明代开辟传统工商业发展新时代

迈畅明朝历史网

【摘要】明代工商业的发展是以农业经济的恢复为基础的。 它继承了传统农耕社会和商业经济的特征,也呈现出经济结构调整、组织方式变革、与世界经济更加紧密融合等新时代特征。 一起。 正是在明代农业、手工业、商业充分发展的基础上,出现了白银化浪潮。 明代工商业发展中出现的新经济因素和国际化程度大大提高,从而降低了中国古代工商业的水平和发展程度。 质量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关键词】工商业白银货币化 【CLC编号】K248 【证件识别码】A

中国传统工商业发展到明代。 一方面体现了对传统经济的继承。 例如,以传统农耕经济为基础的手工业生产的商品化程度不断提高,行业分工越来越细,出现了一批工商业城镇; 一方面,手工艺品的生产和流通出现了新的特点和趋势,如雇佣劳动的不断扩大、货币经济形式向经济的许多方面渗透、国际贸易的增加和中心化等。当时世界工商业贸易在中国的引力。 中国传统工商业的发展由此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明代农业和手工业经济结构的调整与商业化浪潮的兴起

明朝初期,中国大部分地区沦为战乱之地,曾经经济繁荣的土地一片贫瘠,长满了榛子。 新中国成立后,朱元璋积极安置流民,教他们种田桑树,轻徭少赋,兴农耕,发展生产。 明太祖特别重视经济作物的种植。 他认为,经济作物可以用来养腹救灾,还可以改善人们的生活。 这也客观上促进了手工业经济的发展。 明朝建立后,他命令百姓多种植桑树、枣树、柿子和棉花。 为了鼓励农民尽可能种植,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又下令,洪武二十六年以后种植的所有桑树、枣果树,一律免税。 经济作物的普遍发展,不仅为手工业生产提供了原料,而且促进了商业的发展。

明太祖对手工业一直抱有谨慎的态度,尤其是在冶炼、采矿和制造方面。 他认为这可能会影响农民的生活和生产。 与宋元时期相比,这一时期的官方手工业日渐衰落。 私人手工业的繁荣和民间纺织业的兴起,为明代中后期商品经济的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虽然对待商业的态度秉承“厚资抑弱”的传统思想,但事实上,太祖和成祖都没有抑制工商业的发展。 他们被称为打压商业,但实际上他们是支持商业的。 明太祖曾云:“商人、商人,皆是人”。 但总体而言,明初商品经济发展水平不高,城乡商品交换水平较低。

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社会经济已经恢复,家庭丰衣足食,农产品满足了人们的基本生活需要,为农村经济结构转型创造了条件。 明代的传统农业经济虽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但除粮食种植外,农村经济的林、牧、渔、副业迅速发展,不仅提高了人们的生活和生活质量,而且为农村商品经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明初经济作物的广泛种植,促进了经济作物的专业化和农村经济结构的调整。 许多地区农民因地制宜,种植经济作物,发展多种经营。 当时进入流通的最大的经济作物是棉花。 棉花作为明代普通百姓最重要的服装原料,全国各地均有种植。 长三角地区松江、苏州、嘉兴等地是全国最重要的棉花生产加工地。 唐宋时期,江浙一带是重要的粮食产区。 到了明朝中后期,由于粮食收入不如棉花,松江府大部分田地都种植了棉花。 其他经济作物的种植呈现出区域专业化的特点。 例如,在杭州、嘉庆、湖州地区,人们追求养蚕的好处。 闽南地区因水稻种植效益不佳,转种甘蔗或荔枝、龙眼等水果和染料作物。 靛蓝和烟草引入后,烟草被广泛种植。 在广东,因为“开糖房的人都富起来了”,农民也纷纷改田种植甘蔗。 番禺、东莞、增城、阳春等地,甘蔗田种植面积和粮食种植面积大致相当于一半。 广东多地广泛种植荔枝、龙眼,江西、陕西已改田种植烤烟。 河南一些地方大力发展靛蓝、红花等染料作物。 据明代《怀庆府志》载,此府出产药材有49种,目的是为了贩卖牟利。

外来作物的推广是这一时期农业经济调整和手工业快速发展的重要保证。 受哥伦布发现美洲的影响,美洲的一些农作物开始通过西班牙人传入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明末又传入中国。 美国引进中国的农作物有玉米、红薯、豆薯、马铃薯、木薯、南瓜、花生、向日葵、胡椒、番茄、芸豆、利马豆、美国苹果、菠萝、毛叶番荔枝、番石榴、鳄梨、腰果、可可、西洋参、木瓜、陆地棉、烟草等近30种。 由于美国农作物大多耐旱、耐瘠、高产,因此首先进入我国福建、广东、浙江沿海山区。 不久,它就被有识之士在黄河流域北方旱作地区广泛推广。 例如,玉米、红薯对缓解粮食供应困难效果显着,对明代中后期人口增长和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具有积极意义。 外来作物对于农产品商品化、改善中国传统饮食结构和营养结构而言更具革命性。

农业为手工业发展提供了物质保障,手工业生产专业化、商品化程度不断提高。 明代中叶以后,各地官办织染局的生产日趋停滞,织造只能由机户来完成,即由机户加工、订购,完成上级指派的任务。政府。 这就是“官有私造”的方法。 私营丝织业蓬勃发展,产量和规模大大超过官营手工业。 瓷器生产中心景德镇的民窑发展繁荣。 窑区绵延十余里,工匠数十万。 “瓷器造型风行天下”,在国内外市场具有重要影响。 棉花种植面积从长江流域到黄河流域分布广泛,棉纺织业也迅速发展。 万历以后脚踏纺车得到改进,有的地方甚至可以一只手纺四到五根线,生产效率提高了数倍。 丝织行业中出现的提花机,中间有一座十多英尺高的花楼。 由织布工和扎花工共同经营,编织精美的丝缎。

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很快体现在大中城市的繁荣上。 宋元以来的北京、南京、苏州、杭州、开封等大城市,凭借独特的优势,人口众多、服务齐全、商业繁荣。 也带动了地、州、县所在中小企业的发展和城市的崛起和发展。 与此同时,在大中城市相连、交通便利、农业和手工业商品化的地区,出现了一批工商业城镇。 在手工业和商业发达的南方,苏州、松江、杭州、嘉兴、湖州五府工商业城镇密集。 苏州的盛泽、震泽,松江的枫泾、朱泾、朱家角,杭州的塘栖,嘉兴的塘栖,濮院、望江泾,湖州的双林、令湖等镇,已发展成为区域性的商品交易集散中心,以其代表性的手工艺品为代表。领导者。 全国各地的商人云集于此,将当地的商品销往全国各地。 江南以外也涌现出一批工商业名镇,如河南朱仙镇、周家口,江西樟树,山东青州燕深,湖北汉阳刘家贵等。工商业城镇是明代商品经济全面发展的结果。 明清社会动乱消退后,清中后期及近代绝大多数城镇得到恢复并继续发展,形成近代工商业城市的雏形。 。

此外,农村市场也蓬勃发展,大量定期或不定期市场出现。 庙会广泛分布在城市和乡村,成为商品交换的重要场所。 纵观明末全国府县志,可知乡村集市贸易水平较明初及宋元有显着发展。 社会商业化程度的提高,也带来了中国传统工商业发展的新时代。

明末工商业的发展呈现出新的时代特征

这一时期,许多农村地区从传统粮食作物种植转向经济作物种植,传统经济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 农村不再仅仅是粮食和农产品的提供者,而是开始从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家庭生产转向农产品加工经营以获取利润。 土地所有者更有能力开展更大规模的商业活动。 尽管大中型地主仍然强调以种植业为主要产业,以地租收入作为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但不少人已逐步扩大经营范围,从事工商业活动。 嘉靖年间,江阴县出现“乡同姓,居货而贾”的现象,在全国也很普遍。 中国传统农业、手工业生产和商品流通呈现新的时代特征。

在城乡生产关系中,出现了新型租佃关系。 农村经济商品化和人口大幅增长后,随之而来的是农村人口的大规模迁移,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城乡人口比例。 租赁关系通常采取合同的形式。 虽然分租制仍然存在,但在经济发达的江、浙、闽等省份,普遍存在定租制,使佃农与地主之间的主要依附关系转变为土地依附关系。 。 固定租金制度下,地主对佃农生产的直接干预减弱,佃农的管理主动性更大,劳动积极性提高。 在固定租金制度普及的地方,也出现了货币地租。 货币地租的出现,意味着地主失去了与生产过程的直接联系,让佃农获得了更多的经营自由,这也有利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从经营方式上看,随着商人阶层的迅速崛起,商人群体——“商人帮”在全国各地兴起。 他们以家乡纽带为纽带,以会馆为联络场所,组成了一个独立运作但又具有一定共性的区域性“商帮”。 明清以来我国最著名的商帮就是晋商和徽商。 此外,还有闽商、浙商、苏商、鲁商、潮商、赣商、豫商、洞庭商帮、龙游商帮等。商帮是商品经济全面发展的具体体现是推动我国传统商品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组织和推动力量。

明代中后期的商帮活动呈现出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相互交流、共同发展的特点。 例如,在河南,有本地商人,也有很多来自全国其他地区的商人。 他们开店、投资、经营。 在省城开封,有北京、南京、临清、泰安、济宁、兖州等地的商人从事商业经营。 从全国各地来到河南的商人中,徽商经营规模较大,在中原各地开设当铺。 据《明神宗实录》记载,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河南巡抚沈继文说:“如今徽商开办生意,遍及江北,赚取数千元。金币,却连十两都没有。那些在河南找到的,姬王冲等213连。” 其他地区,据嘉靖《光山县志》记载,当时有江西、湖南、南京等地的商人在光山县从事贸易,获利颇丰。 “江油、湖湘、金陵地区的商人恰恰相反,他们都赚取巨额利润,甚至像当地人一样置业、成家、结婚生子。” 在豫西南的淅川、内乡地区,“来自陕西等地的商旅人员往来较多”。 不同地区之间的商业往来,扩大了南北之间的物资交流,加速了商品流通,有利于形成国内统一的商品市场。

一些实力雄厚的商业团伙还经营当铺和金融,对生产领域进行再投资,并主导手工业者的活动。 外岗、朱措、枫泾、南翔等镇,客商“重金来到这里”,开设棉布品牌。 他们在收购棉布的同时,还设立染染作坊,聘请工匠进行加工,既打工又做生意,控制了棉花的生产。 收购、加工、贩卖等松江县城西100多家袜店大量采购制作袜子面料的原料,分发给当地居民,让他们在家缝制袜子,“收值” ”,然后将袜子卖给当地居民。 将袜子带到商店出售以获取利润。 这些商人实际上是合约买家,他们手中的商业资本逐渐转化为产业资本。 这种商业资金管理方式是明代中后期商业领域出现的新事物。

白银货币化促进中国与世界经济同步融合发展。 明代中期以后,白银成为最重要的货币形式,特别是“一鞭法”在全国推行,将部分田赋税劳纳入其中,兼并各种杂役,征收银两成条状。 税收由原来的征收实物商品和强迫劳动的形式改为征收白银,完成了货币白银化的进程,并涉及商品市场经济体系中的社会各阶层。 白银货币化改变了传统支付方式,提高了结算效率,促进了商品大规模流通,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 白银货币化的过程就是中国社会经济货币化、市场化出现的过程。 它引发了晚明社会的变革,成为中国古代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变的重要标志。

白银货币化也使明代经济与世界经济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隆庆转折后,中国商人云游东亚、南亚各国,并开始航行至美洲,在墨西哥等地进行贸易。 当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中国的生丝、丝织物、瓷器等商品深受欧美商人的青睐。 我国的生丝、纺织品、瓷器等大宗商品源源不断地通过香港、澳门出口海外。 ,换取大量的银子。 从1540年到1644年的100多年来,日本生产的白银大部分进口到中国。 1570年至1644年间,美国生产的白银有一半也通过各种渠道流入中国。 以白银作为国际贸易结算的国家开始建立世界市场体系,而这个体系的中心是中国。

正是在明代农业、手工业、商业充分发展的基础上,出现了白银化浪潮。 明代工商业发展中出现的新经济因素和国际化程度大大提高,从而降低了中国古代工商业的水平和发展程度。 质量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作者为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注: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面上项目“明代郡县军户制度设计与群体身份变迁研究”(项目编号:18BZS065)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

①《明史》,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勘本,1962年。

②万明:《明末社会变迁问题与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年。